【太湖雪杯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妈妈不教我做女红

来源:吴报全媒体 作者:王翼 2018-06-14 3944人阅读

王翼 | 编辑 姜明 见习编辑 陈空

太湖雪.png

出生上世纪60年代的女孩,大部分都会做些女红,绣花、缝衣服、纳鞋底、做鞋什么的。

记得我十八九岁的时候,闺蜜们就开始拿起针线,坐在妈妈或姐姐身边像模像样做起针线活了。纳的嫁鞋底,大大小小,一摞一摞的。一针一线都缝进了少女对美好爱情、幸福生活的憧憬和向往。

而我不会做这些,每天都自由自在地看小说读诗歌,做着文学的梦想。

邻居们为此还问母亲,你怎么不教她呢?出嫁的时候,总要做几双鞋子,压箱底吧?

母亲是一个开明的人,说孩子不喜欢这些,她有自己的兴趣爱好。

邻居们说,不能什么都任由孩子们说了算,女孩子书读得再多,还不是一样要嫁人相夫教子,能认识自己的名字就可以了,写什么小说诗歌啊。

在那些邻居的意识里,母亲不教我绣花、纳鞋底,就是不务正业不切实际,就不是一个好母亲。

母亲说,多读书才能更明事理,眼界更开阔,才能有独立的人格,做好自己,才能更好地经营家庭,教育好自己的孩子。再说孩子有自己的美好愿望,做父母的应该给予支持鼓励。

乡亲们听不懂,当面瘪瘪嘴,翻白眼,表示轻视,背后里说,脑子有病吧?

那时,我真心觉得母亲了不起,完全就是我的知己和朋友。她说,等你长大了,穿手工布鞋的人会越来越少,买鞋穿会成为一种普及。能买得起鞋穿的人,一定要有大本事。

这句话,看似浅显易懂,其实养分充足,一直滋养着我,不停地努力奋斗,让我在以后的人生中,都受益无穷。

母亲对我的教育是开放式的,注重兴趣培养。当闺蜜们遭遇下岗,想要求职却因“无一技之长”一次次被拒之门外时,我凭借着舞文弄墨的“特长”,被单位聘请,做着喜欢的工作,这得益于母亲当年“特立独行”的宠爱。

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期,民营企业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1983年,我高考落榜,选择了自谋职业。

创业说起来容易,实际做起来很难。首先面临的是创业资金的问题。虽说那时候日子好过了,父母手中小有积蓄,但哥哥们都到了婚娶的年龄,为他们娶媳妇操办终身大事,是父母那个阶段的“中心工作”。

母亲说,既然有明确的奋斗目标,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去闯一闯。在母亲的精神支持下,我创办了服装缝纫培训班,没钱在镇上租房子,就去乡下办班。教材是母亲用节衣缩食省下的钱给我买的一本《上海时尚服装》和一台蝴蝶牌缝纫机。

办班之前,我就是通过那本书自学服装裁剪,用那台缝纫机学做服装,没有布料给我实践,母亲说就从我们自己的衣服开始,做坏了没关系,任何事都是从开始的不会到后来的熟练。不仅如此,她还动员邻居和亲戚,找我做服装,不但不收加工费,她还承诺,做坏了照价赔偿。

正因为母亲如此“大胆”,我才格外“小心翼翼”,珍惜所有的机会,不想辜负她的期待。

每次面对一块布料时,我都会在纸上反复练习之后,才敢对布料动剪,并精心缝制。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很快掌握了裁剪缝纫技术,没有出现过一次差错,做出一件“次品”。

举办服装缝纫培训班让我收获了创业的第一桶金。有了钱,我将培训班办到了镇上,同时开设服装定制工作室。创业一举成功。

也正因为有了这段经历,让我迅速成长,充满了自信,坚持学习永远在路上,不断更新知识,与时俱进,才可以游刃有余的接受不同工作的挑战。

后来,当我做了母亲,我也继承了这样的“优良传统”。在陪伴女儿成长的过程中,我完全遵从她的兴趣好爱,让她学有专攻,培育特长。

2014年,女儿大学毕业,正逢“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的好时代,她毫不犹豫走上了创业之路,创立了公司。四年来,她的公司不断发展壮大,业务项目逐渐多样化,客户向全国各地拓展,并与著名企业成为合作伙伴。

投稿方式(点击查看):https://news.wjdaily.com/web/news/regular/320598/132613?palau_header=0

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吴江新闻网)及本页链接。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