汾湖党员干部带村民致富 虾肥稻香的田野上党旗更鲜红

来源:今吴江 作者:徐海军 2018-11-09 3392人阅读

记者 徐海军 | 编辑 姜明 冯秋月

眼下,在汾湖高新区星谊村青虾养殖专业合作社党支部,两名毕业于大连海洋大学水产专业的研究生,正日夜不停地做着一项研究——以循环水育苗技术,驯化出体长约5厘米的加州鲈鱼苗。

“以往养殖户采购的鲈鱼苗体长仅有3毫米左右,鱼苗从3毫米长至5厘米很不容易,稍有不慎,即有可能全部死亡。”星谊村党委副书记、青虾养殖专业合作社党支部书记金香告诉记者,若出现这样的情况,不仅养殖户前期投入全部泡汤,还会因错过鲈鱼养殖季节而全年无收。

1.png

如果养殖户直接投放体长约5厘米的鱼苗,不仅养殖风险大大降低,养殖时间也能缩短6个月左右,当年投苗、当年销售。更重要的是,5厘米的鱼苗可以直接投喂颗粒饲料,这对减轻太湖面源水污染大有裨益。

“这项研究很难。今年5月启动研究,至今已失败9次,现在是第10次攻关。”金香说,尽管很难,但作为汾湖“乡村振兴”先锋党组织,青虾养殖专业合作社党支部会继续研究下去,“习总书记讲过,中国要富农民必须富。所以,只要能带动农民增收,不管课题有多难,我们党员干部都要拿下。”

而事实上,曾获得苏州市“双带”致富标兵、吴江十佳新技术和新农民创业创新带头人等荣誉的金香,为了带领村民致富,已不止一次挑战难题。

多了“中间商” 为何养殖户还能多赚钱?

在拥有3600亩水域的星谊村,南美白对虾是村民致富的“第一桶金”。在这个村,最多一天曾出塘50000斤对虾。

然而,在销售渠道未彻底打通前,不少养殖户都遇到过销售难题。

养殖户在下网前,要先联系收购商,量少了,收购商不乐意来;量多了,收购商能把价格“杀”到养殖户心里滴血。

2004年,从部队回到家乡、分管村里农业生产的金香,开始有意识地接触全国各地的对虾收购商。从浙江到上海,再到青海、西藏,熟悉的收购商多了,金香就给村民做起了“中间商”。

“协调对虾出塘、安排运虾车辆、组织各地收购商,进村的收购商多了,养殖户有了更多选择,在收购价上也就自然有了发言权。”金香说。

虽然多了金香这个“中间商”,但村民不仅不再需要担心销路,对虾的收购价还比以往涨了一块钱左右。

每斤5元的收购价 为何能涨到12元?

2007年,星谊村的对虾养殖户老陈曾遇到过一件糟心事。

联系到一个经济人后,老陈网起了5000斤对虾,而经纪人看着欢蹦乱跳的活虾,竟然将市场上每斤最低11元的收购价,“杀”到了每斤5元。

不卖?活虾变成死虾,无人问津;卖?至少少拿30000元!

难题摆在了老陈面前。所幸,老陈是星谊村人。

“2006年左右,我为了把村里的对虾销出去,每天都会在全国各个水产网络平台做推广。后来,一个甘肃老板看到推广信息,从兰州赶过来,不仅对我们村里的对虾赞不绝口,还建议我们办个速冻加工厂,并承诺收购所有速冻对虾。”金香说,在这个甘肃老板的支持下,星谊村办了吴江第一家对虾速冻加工厂,每天可速冻对虾2万斤,每年可收购对虾500吨。

正是这个速冻加工厂,以每斤12元的价格,收下了老陈已出塘的5000斤对虾。也正是这个速冻加工厂,让村里养殖户的亩均效益提高了20%左右。

“以往吴江没有速冻加工厂时,收购商只能将活虾运至浙江冰冻,为了转嫁运输成本,自然会压低收购价。”金香说,有了这个厂,活虾可直接在村里冰冻,收购商不仅不会压低收购价,相反,为了尽快凑足收购量、完成收购工作,收购商还会将更多订单,以更高的价格放在汾湖及周边镇区。

亩均475元的收益 为何变成了3000元?

这几年,受产量、价格等因素影响,星谊村对虾养殖规模逐渐缩小,作为分管农业的村党委副书记,金香带领村民开始了新的创业——稻田套养小龙虾。

“去年就开始了。小龙虾不仅吃虫,吃有害的螺蛳,还可以除草松土,粪便还是有机肥料。而稻田则给小龙虾提供了良好的环境,腐烂稻梗还是小龙虾的饲料。”在即将收割的稻田里,金香指着金色稻穗下的青翠稻秆说,“专家讲了,稻秆至今青翠,就是因为套养小龙虾后,稻田虽然没有施肥,但肥力却比以往足了。”

根据金香统计,小龙虾和大米加起来,亩均收益至少有3000元,而往年水稻的亩均收益也就475元左右。

“小龙虾根本不够卖。因为田里有小龙虾,所以不能给水稻打农药,而这种无农药残留的大米也很好卖。”金香笑着说,今年星谊村套养小龙虾的稻田有1200亩,明年全汾湖将扩大到3000亩,将会有更多农民受益,“等青虾养殖专业合作社完成鲈鱼苗驯化研究,我们党支部将再度助力汾湖及周边养殖户,在致富路上再迈出一大步。”

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吴江新闻网)及本页链接。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