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学书路

来源: 作者:张小玲 2019-07-09 2071人阅读

11.jpg张小玲《雁塔圣教序》节临


       对于毛笔的记忆是读小学的时候,每天中午的一节习字课。泛黄的描红本,老师用红墨水画的鲜红的圈,每每本子发下来,同学们最高兴的就是数着老师给谁画的红圈最多,在习字中初识到柳体、颜体,知道了写字要写得端正工整。待到再拿起毛笔,已是工作多年,在学校朱校长的引荐下来到书画院学习。
  进入书画院的第一次课,一进门就看到许多人围在教室的黑板前,簇拥着中间的老师在对黑板上挂着的作品逐一点评,围着的人群,时而频频点头,时而窃窃私语。细看贴在黑板上长短、大小不一的作品,心中顿生崇拜之情,字已经写得这么好,还用来学习吗?后来,在书画院学久了才知道,这就是点评,经过一周的练习之后,学生的作业都要贴在黑板上,接受老师和同学们的点评,这对于学员来说是一种磨砺,也是有效进步的一种方式。
  入学第一天,老师推荐从《大字阴符经》开始练习,以一个初学者的眼光来看,既没有颜体的雄健厚实,也没有柳体的端庄挺拔,心生疑惑:“老师怎么会选这样的一本帖入手呢?”学了许久之后,才体会到老师的良苦用心:从褚遂良学起,由楷入行。
  在我的印象中,写字就是一笔一画慢慢地写,当老师经过我身边看到我这样写字,告诉我:“写字得有快慢,并不是匀速的!”然后老师给我做示范,看着他的笔在毛边纸上,停、顿、转、折、跳跃,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后来,在课堂上,我慢慢地弄明白了,原来这就是所谓的书写节奏。
  开启了在书画院的学书之路后,每周的一节课,成了我和同学们的生活向往。
  正姿
  初学几周之后,满腔的热情,就被现实打回到极地,对书法要领的不甚理解,越练越充满挫败感,看着其他的同学,在笔法上都有了进步,我对练习越来越失去信心,甚至怀疑自己没有学习书法的天分。老师一眼就发现了我的问题所在——握笔姿势过紧,手腕没有发力,字写得无力。在老师的纠正下,我掌握了正确的握笔姿势,很快感觉到了书写的顺畅感。
  临帖
  在练习中,有些字写得不好,我往往会集中临摹多个,反复地临摹。老师则指导我,同一字,如果集中临摹多次,则失去了写字的趣味,眼睛中只局限于字的笔画,你的心中也只有这一个字,而你临写完几行或者一篇章,挂起来,你就可以感悟到字的间架结构和整体感觉,而对于一些类似的笔画,则可以找出规律,抓住特点,集中训练。这样的练习既不会太枯燥,又能掌握这类字的书写技法要点,一举两得。
  老师还鼓励我们临写整幅的作品,他说:“临帖不但要经常临,而且还要上规模,没有临过完整的作品,不可能完全理解临帖的好处。一本帖不管是几十几百字都要反复去临,这样不仅能学到帖中的技法,还能够体会到帖中特有的精神气质,所谓的功力就是这样慢慢积累起来的!”
  读帖
  读帖,初学者的理解就是把一个字放在田字格或米字格中,体会字的大概结构位置。通过学习,我才渐渐明白,读帖,更要揣摩这个笔画的由来,要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一笔一笔地看,对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不能放过。从起笔的“势”到行笔的快慢,再到空间的分割,以及与下一笔画或者下一字的呼应,一一都不能放过。例如一个简单的四点底,你会发现四个点各不相同,有圆,有方,有圆中带方,还有方中带圆,还有倾斜的角度……如此读帖,让一本黑白的字帖,生出许多乐趣来,生动形象的笔画,一下子跃然纸上。老师常说,看帖和读帖虽只有一字之差却相去甚远,看只用眼,而读则用心,每一幅作品的章法,字字之间、行行之间,上下承接,左右顾盼都要和谐统一。一周的练习起码要记住一个,临帖时间久了,每个字就能达到相当的成熟度,当你在运用的时候,就会得心应手,挥洒自如。这就是所谓的神采。
  兼修
  学了楷书近四个月后,在老师的安排下,竟然开始接触王羲之的《兰亭序》《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我不禁疑惑起来:“楷书还没学好,怎么能学这么多呢?精力分散,啥也学不好?”面对我们的疑惑,老师说:“篆隶楷行多种书体兼修,吸收其他书体的营养,相互学习并不矛盾。”就这样,在一年间,我们在好几个书体间切换,练习,学习,精神特别愉悦。在楷书中感受端庄大气,在隶书中感受朴拙厚重,在小篆中感受珠圆玉润,在行书中感受行云流水……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学习书法没有捷径,只有数年如一日地持之以恒,才能在艺术追求中获得一些生活真谛和生命感悟。     

IMG_4398.JPG                                                       

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吴江新闻网)及本页链接。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