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通民生】安享晚年,我们如何选择?

来源:吴报全媒体 作者:徐海军 2019-08-12 3381人阅读

融媒记者 蔡铭越 沈卓琪 | 编辑 刘逸

生活条件好了,人们的养老需求水平也在逐渐提高。

要养老更要享老,这不仅对政府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也给养老产业带来了机遇和挑战。

那么,吴江人对于养老是什么态度?吴江的养老机构现状如何?记者就此展开多方调查……

现场直击

居家养老、机构养老 两种不同的生态

调查中,记者走访了城区多个社区和养老机构,发现选择居家养老和机构养老的老人,生活状态不一,各有酸甜。

8月8日晚上7点,在丽湾国际小区,老人们有的推着童车照顾小孩,有的结伴散步,有的加入了广场舞队伍……他们当中,多数有亲人相伴。

第二天,在滨湖乐龄公寓,记者看到老人们有的在活动室打麻将、打球,有的坐在一起看公益演出,有的坐在轮椅上,由护工照顾着下楼散心……这里的老人年纪偏大,喜欢和公寓里的玩伴一起享受晚年。

记者调查

市民看法

“你愿意去养老机构养老吗?”

就这个问题,记者随机询问了多个市民,得到的答案各不相同。这些不同的答案,正是吴江养老现状的缩影。

老人养老观念差异明显

“我才不去敬老院、护理院养老呢,不给小辈丢人。就算我愿意去,孩子们也不让啊。”家住莱福公寓的老沈今年62岁,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他觉得在家里养老是家庭尊严和子女孝顺的体现。

家住垂虹小区的陈阿姨认为,她还不到60岁,身体还不错,在家里养老可以帮忙照顾孙子、打理家务,“我还做得动,就帮衬着儿子,等我年纪再大点,就让儿子照顾了”。

不同的养老观念,让老人作出了不同的选择。经常在吴江公园散步的徐根才表示,他以后想去乐龄公寓养老,“老婆去世早,老了跟孩子们在一起,怕拖累他们。我去养老机构生活,能和别的老人一起玩,图个乐子,自己也能得到护理,孩子们常来看看我就好”。

经济状况影响养老方式

除了养老观念上的差异,不少人在选择养老方式时,也会受到经济状况的影响。

“我和老伴的养老金补贴家用正好,去住养老机构就不够了。一样是过日子,我们住家里挺好的,生小病买点药吃,生大病就保守治疗吧。”家住鲈乡二村的老沈说。

也有市民认为,如今社区养老服务也不错,没必要去养老机构。

“社区里有老年活动室,有健身场地,等我老了,在小区里遛遛弯、跳跳广场舞,再去附近商圈逛逛,挺满足的,何必去养老机构花那冤枉钱。”市民钱正新说。

“我打算让女儿把我送到护理院,我身体一直不大好,容易时不时地出点状况,害得女儿总是担惊受怕。我的退休金住得起护理院,那里有护工、医生,女儿和我都会比较安心。”今年67岁的张阿姨说。

养老机构

据区民政局统计,目前我区共有养老机构27家,其中12家公建公营,主要为各地敬老院;6家民建民营,以护理院为主;其余9家为公建民营,硬件与服务相对较好。

目前,全区共有8个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项目,异地新建或原址重建3个,改扩建5个,规划床位2797张,其中护理型床位1693张,占60.5%。目前,项目正有序推进。

从养老机构的硬实力、软实力、经营难点等方面,记者对吴江上述三类养老机构的运营状况展开了调查。

公建民营:滨湖乐龄公寓 硬件设备先进 管理以人为本

坐落于太湖新城的滨湖乐龄公寓,是一个集生活居住、医疗保健、文化娱乐、社会活动于一体的综合性社会化养老服务机构,是养老机构公建民营模式的代表。

公寓内有食堂、活动中心,每幢楼还装有电梯。

“不同的房型,收费也不同。最高规格的两室一厅,两人入住费用为每月8100元;最实惠的紧凑型标间,两人入住费用为每月5400元。”公寓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每幢楼都配备了4至5名‘管家’,24小时轮流值班,万一老人发生意外,‘管家’能第一时间作出反应;在饮食上,我们根据老人需求,提供‘点菜’和‘套餐’两种就餐服务,老人可根据喜好选择菜品。”公寓活动部负责人唐晴告诉记者。

除服务好老人的吃住,公寓在满足老人的精神需求上也下足了功夫,公益演出、养生讲座等小型活动隔天就会举办一次,每年还至少举办两场大型活动。

唐晴告诉记者,公寓不仅会让老人玩得开心,还会让老人在娱乐中有更多获得感。以歌唱课为例,公寓里原本只有一个歌唱班,今年又开设了一个。

“不同年龄段的老人,对于歌唱的需求有所不同。80至90岁的老人,他们唱歌图个开心;而70岁至80岁的老人,他们会希望学到一些专业的歌唱知识。将不同年龄段的老人分开教学,能让他们学得更快乐。”唐晴说。

王金发的老伴去世后,他原本一个人住在盛泽的家里。“我喜欢打乒乓,起初,社区里还有几个老朋友一起玩,后来他们因为身体原因,都不来社区活动室了,我一个人就很没劲了。”王金发说,搬到乐龄公寓后,又有人跟他一起打乒乓了,他还加入了公寓的歌唱班。

“我每个月退休工资3800元,基本都交给他了,住这里我很开心。”王金发拍了拍唐晴的肩膀说。

民建民营:吴江惠生护理院 服务农村老人 以医疗护理为特色

菀坪社区的吴江惠生护理院于2013年开始经营,位置相对偏僻,目前共有床位450张,服务对象主要是长期卧床、晚期姑息治疗、患有各类慢性病、生活失能或半失能的老人。

“目前入住率在73%左右,三分之二的入住者是农村老人,吴江各区镇的都有。作为民建民营的养老机构,我们的硬件还不错,环境好、空间大。在养老特色上,我们是吴江最大的以医疗为特色的护理院。”吴江惠生护理院负责人刘占伟坦言,护理院并不是以营利为目的的,过去几年,护理院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今年开始收支平衡了,市民的认可度也更高了”。

公建公营:盛泽镇敬老院 服务五保老人 将改建为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

盛泽镇敬老院于2003年投入使用,主要服务盛泽、坛丘、南麻的孤寡、五保老人,最多时,曾入住100多位老人。如今,盛泽镇敬老院只有30多位老人入住,且已着手改建为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

“老人都搬到盛泽乐龄公寓了,由医院安排工作人员来护理。改建以后,应该也是公建民营了,老人入住要收费了。”盛泽镇敬老院负责人黄林华介绍,有些孤寡老人宁可自己一个人住,也不愿意来敬老院,等到生病了、没有自理能力了,才肯住进来,“好在政府托底,这些老人能在敬老院得到很好的照顾”。

部门声音

持续健全养老服务 养老机构公建民营将成趋势

近日,江苏省民政厅、省市场监管局联合下发《关于做好养老机构登记备案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今后各级民政机构不再受理养老机构设立许可申请,民资进入养老市场将更方便快捷。全面取消养老机构审批制,目的在于降低准入门槛,激活市场春水,推动养老机构在完善经营、提高服务质量上更加用心。

对此,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民政部门一直在鼓励民间力量投身养老机构建设,并为其提供政策指导。

2017年,苏州市民政局下发《关于贯彻落实支持整合改造闲置社会资源发展养老服务的操作细则》,鼓励社会各界力量,利用城镇中闲置的厂房、医院;事业单位改制后腾出的办公用房;乡镇区划调整后的办公室,转型中的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举办的培训中心、疗养院,及其他具有教育培训或疗养休养功能的各类机构,发展养老服务。

在2018年,区委、区政府联合印发的《苏州市吴江区高质量发展产业政策的若干实施意见(修订)》中,也提到了支持民办力量发展养老产业。比如在硬件建设上,对社会力量以自建产权用房兴办的养老机构,每张新建床位补贴20000元建设经费;对社会力量以租赁用房兴办且租期5年以上的养老机构,每张新增床位补贴10000元建设经费。在运营上,正常运营的民办养老机构,本地户籍老人实际入住6个月以上,按生活能自理、介助和介护三类,分别给予每月100元、150元和200元的床位运营补贴。

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接下来,公建民营模式将成为全区养老机构的主流发展趋势,今年以来,各区镇对所辖敬老院进行改建扩建,建设的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也将采用公建民营机制。

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吴江新闻网)及本页链接。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