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吴江快评丨我想静静,终于有了新的途径

来源:吴报评论工作室 作者:雨巷 2022-06-29

今年4月,广州海珠区法院作出裁定和禁止令,禁止被申请人李某通过制造诡异声音方式制造噪声。这份被称为全国首份“噪声扰民”诉前禁止令,因为其特殊的示范意义而广受关注。

原来,李某在家安装了设备,经常播放“荒山野鬼”等录音,声音虽然没有达到噪声限值,但清晰可闻,对邻居王先生及其家人的正常学习生活造成了严重的影响。法院认为,李某的行为属于“正在实施的污染环境、破坏生态行为”,“如不及时制止将使申请人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损害的情形”,依法及时作出噪声侵害禁止令,及时制止了李某的噪声侵害行为。

法院作出禁止令的法律依据,是2022年1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生态环境侵权案件适用禁止令保全措施的若干规定》这一司法解释。根据该司法解释,对于正在实施或者即将实施污染环境、破坏生态行为,不及时制止将使申请人合法权益或者生态环境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申请人可依照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采取禁止令保全措施,责令被申请人立即停止一定行为。

这一司法解释的主要突破点,在于禁止令的适用不以行为人的行为违法为前提,程序较为简单。这一规定在2022年6月5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噪声污染防治法》得到进一步明确,该法第八十六条规定,“受到噪声侵害的单位和个人,有权要求侵权人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此处并不以噪声是否超标作为承担民事责任的前提条件,进一步拓宽了保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的范围,为解决噪声扰民、防治噪声污染提供了法治遵循。

噪声污染随处可遇,我想静静并不容易。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噪声污染存在于工业生产、建筑施工、交通运输和社会生活之中,十分普遍。比如建筑工地的夜间施工声、广场舞的超强伴奏音乐、改装车的“炸街”轰鸣,都是生活中常见的噪声,市民极为不满。就是邻里之间也极易因噪声而引发纠纷,我的一位朋友,邻家质量不佳的空调外机就装在他家卧室的窗边,这让睡眠不好的他深受其害,却又难以找到有效的解决办法。

这是因为,在以往,类似的纠纷如无法通过当事人的协商或者基层组织的协调解决,只能向行政机关投诉,要求侵权人停止产生噪声或降低噪声,或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停止侵权。但这两条维权途径都以行为人的行为违法为前提,即需要专业机构对噪声是否超标进行检测,如噪声超过限值标准,行政机关和法院才会作出相应的处理。这个过程程序复杂,不仅要让当事人耗费较多的时间和精力成本,还可能存在噪声并不超标但确实严重扰民的情况存在,让事实上存在的噪声污染得不到有效的治理。

由此可见,不以行为人行为违法为前提,即可对侵权行为作出处理,要求其依法承担停止侵权等民事责任,确实是噪声污染防治的新突破、新途径,特别是诉前禁止令,有助于从源头遏制噪声污染行为。

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申请,依法作出禁止令保全措施,及时制止污染环境、破坏生态行为,能够最大限度维护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保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但勿庸讳言,立法虽好,但法律出台时间不长,其实施的实际效果还有待观察,更需要司法机关、行政机关以及广大人民群众的共同努力。

责任编辑:沈振亚 编辑:秋歌

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吴江新闻网)及本页链接。

原文链接: